文章來自於天下雜誌

不少人小時候都曾學過鋼琴,因學業或其他事情被迫中斷,長大後想重新品味旋律從指間流瀉的美好,又近鄉情怯,覺得大人學鋼琴很不好意思。其實長大後重學鋼琴你會有不同的感受,不但更能享受音樂作伴,也更懂得用琴音表達自己的思緒與情感、紓解壓力、集中精神,感受演奏的單純快樂。

 

 說到虛度青春,沒有比學鋼琴更貼切的了。我回顧小時候,記得自己多麼抗拒學鋼琴、多快放棄鋼琴,隨著年齡漸長愈來愈悔恨。為什麼我有機會的時候不好好練習?為什麼我到了30歲,還要對於再次學鋼琴感到不好意思,以及彈得不如自己8歲時、手眼不協調的屈辱?

 

我唯一的慰藉是知道自己並不孤單。我在聽廣播時,會聽到許多人成年後重拾小時候放棄的樂器,不一定是鋼琴。《衛報》編輯魯斯布里爵(Alan Rusbridger)最近寫了一本很美的書《再次彈琴:挑戰不可能》(Play It Again: An Amateur against the Impossible,暫譯),記錄自己以56歲之齡學習蕭邦《第一號敘事曲》的經歷。他和演員西蒙羅素比爾(Simon Russell Beale)、前閣員鮑斯(Ed Balls)去年在倫敦舉辦音樂會,共演舒曼的《童年即景》。

 

我不禁想知道,為什麼這麼多神智清醒的大人願意每天與嚴苛的音階和琶音奮鬥,問自己成人的腦袋彈性有沒有辦法學習、記憶有史以來最複雜的樂譜?

 

「這是一種沛然莫之能禦的熱情,不只是對音樂,也是對挑戰。」魯斯布里爵的鋼琴老師帕爾罕(Lucy Parham)這麼說。

 

「挑戰是永恆的,你總能找到更難的樂曲,總能提高音樂的層次,永遠不會結束。

你也會發現,鋼琴是你的朋友,它永遠在那裡。」

 

「隨著年紀成熟,鋼琴也更重要。你可以透過自己的語言,用鋼琴表達的事物,變得無比重要。」

 

英國演員兼導演山謬威斯特(Samuel West)感受至深,他最近重新給自己買了一架「適合的」鋼琴,30年來首次每天練琴。

 

「成為大人後,你對自己的情緒掌握得更好,更能用音樂來表現內涵。」

 

「只要彈奏一小段樂曲,我就更能聽見自己的內心,也更會表達自己。這是成熟的用處,也是純然的快樂。」

 

威斯特的目標是盡量不看譜學會彈奏巴哈的哥德堡變奏曲。「哥德堡變奏曲既簡單又困難,複雜到足以讓我彈到過世。」

 

威斯特說:「雙手的記憶能力令我吃驚。你小時候當然學得很快,手更靈巧,會覺得簡單很多。長大後,不管你做哪種體能運動都會覺得有些沮喪,但這是值得的。學習自己想學的樂曲,教導自己,真的很令人滿足,儘管手指很廢。」

 

帕爾罕說,鋼琴不像小提琴或大提琴,你只要敲擊琴鍵就會出現聲音,不大需要找音、調音。小時候你學音樂,是因為媽媽希望你學,但當你變成大人、自己想學鋼琴後,你是付出自己辛苦賺來的錢和時間去學習。

 

 

帕爾罕指出,鋼琴很紓壓。她有一名學生是銀行家,常常得出差,卻在學出名難彈的舒伯特奏鳴曲。「他搭飛機時不是閱讀數不完的電子郵件,而是把樂譜下載到iPad裡研究。他愛死了學琴。」

 

魯斯布里爵說,彈琴會讓你進入心如止水的狀態。每天他上班前會彈一小段鋼琴,這讓他能夠一整天都維持活力和專心。

 

「對別人來說,可能是做瑜珈或是上健身房運動。」他說,「就我而言,彈20分鐘鋼琴也有一樣的效果。」

 

神經科學家杜蘭(Ray Dolan)解釋,每當魯斯布里爵彈鋼琴,他的大腦就從過度工作的狀態解放,對身心都有益處。

 

除了這些好處,更重要的是彈鋼琴本身的快樂。我決定重拾鋼琴,是受到街頭藝術家傑蘭(Luke Jerram)計畫《彈我,我屬於你》(Play Me, I’m Yours)的鼓勵。這項計畫2009年在倫敦啟動後大受歡迎,現在全球各地都有城市起而仿效。

 

帕爾罕說:「鋼琴凝聚人群的效果很棒,就算你只能彈最簡單的旋律。

 

」「很多成年人只怕彈得不夠好,就不敢重拾樂器,令我很傷心。他們不會這樣思考運動,就算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安迪‧莫瑞或貝克漢,也會繼續打網球、踢足球,我想發起一場運動,彈就對了!(just do it!)」

不少人小時候都曾學過鋼琴,因學業或其他事情被迫中斷,長大後想重新品味旋律從指間流瀉的美好,又近鄉情怯,覺得大人學鋼琴很不好意思。其實長大後重學鋼琴你會有不同的感受,不但更能享受音樂作伴,也更懂得用琴音表達自己的思緒與情感、紓解壓力、集中精神,感受演奏的單純快樂。 說到虛度青春,沒有比學鋼琴更貼切的了。我回顧小時候,記得自己多麼抗拒學鋼琴、多快放棄鋼琴,隨著年齡漸長愈來愈悔恨。為什麼我有機會的時候不好好練習?為什麼我到了30歲,還要對於再次學鋼琴感到不好意思,以及彈得不如自己8歲時、手眼不協調的屈辱? - See more at: 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75196&from=line#sthash.P9bcCqOZ.dpuf
不少人小時候都曾學過鋼琴,因學業或其他事情被迫中斷,長大後想重新品味旋律從指間流瀉的美好,又近鄉情怯,覺得大人學鋼琴很不好意思。其實長大後重學鋼琴你會有不同的感受,不但更能享受音樂作伴,也更懂得用琴音表達自己的思緒與情感、紓解壓力、集中精神,感受演奏的單純快樂。 說到虛度青春,沒有比學鋼琴更貼切的了。我回顧小時候,記得自己多麼抗拒學鋼琴、多快放棄鋼琴,隨著年齡漸長愈來愈悔恨。為什麼我有機會的時候不好好練習?為什麼我到了30歲,還要對於再次學鋼琴感到不好意思,以及彈得不如自己8歲時、手眼不協調的屈辱?我唯一的慰藉是知道自己並不孤單。我在聽廣播時,會聽到許多人成年後重拾小時候放棄的樂器,不一定是鋼琴。《衛報》編輯魯斯布里爵(Alan Rusbridger)最近寫了一本很美的書《再次彈琴:挑戰不可能》(Play It Again: An Amateur against the Impossible,暫譯),記錄自己以56歲之齡學習蕭邦《第一號敘事曲》的經歷。他和演員西蒙羅素比爾(Simon Russell Beale)、前閣員鮑斯(Ed Balls)去年在倫敦舉辦音樂會,共演舒曼的《童年即景》。我不禁想知道,為什麼這麼多神智清醒的大人願意每天與嚴苛的音階和琶音奮鬥,問自己成人的腦袋彈性有沒有辦法學習、記憶有史以來最複雜的樂譜?「這是一種沛然莫之能禦的熱情,不只是對音樂,也是對挑戰。」魯斯布里爵的鋼琴老師帕爾罕(Lucy Parham)這麼說。「挑戰是永恆的,你總能找到更難的樂曲,總能提高音樂的層次,永遠不會結束。你也會發現,鋼琴是你的朋友,它永遠在那裡。」「隨著年紀成熟,鋼琴也更重要。你可以透過自己的語言,用鋼琴表達的事物,變得無比重要。」英國演員兼導演山謬威斯特(Samuel West)感受至深,他最近重新給自己買了一架「適合的」鋼琴,30年來首次每天練琴。「成為大人後,你對自己的情緒掌握得更好,更能用音樂來表現內涵。」「只要彈奏一小段樂曲,我就更能聽見自己的內心,也更會表達自己。這是成熟的用處,也是純然的快樂。」威斯特的目標是盡量不看譜學會彈奏巴哈的哥德堡變奏曲。「哥德堡變奏曲既簡單又困難,複雜到足以讓我彈到過世。」威斯特說:「雙手的記憶能力令我吃驚。你小時候當然學得很快,手更靈巧,會覺得簡單很多。長大後,不管你做哪種體能運動都會覺得有些沮喪,但這是值得的。學習自己想學的樂曲,教導自己,真的很令人滿足,儘管手指很廢。」帕爾罕說,鋼琴不像小提琴或大提琴,你只要敲擊琴鍵就會出現聲音,不大需要找音、調音。小時候你學音樂,是因為媽媽希望你學,但當你變成大人、自己想學鋼琴後,你是付出自己辛苦賺來的錢和時間去學習。帕爾罕指出,鋼琴很紓壓。她有一名學生是銀行家,常常得出差,卻在學出名難彈的舒伯特奏鳴曲。「他搭飛機時不是閱讀數不完的電子郵件,而是把樂譜下載到iPad裡研究。他愛死了學琴。」魯斯布里爵說,彈琴會讓你進入心如止水的狀態。每天他上班前會彈一小段鋼琴,這讓他能夠一整天都維持活力和專心。「對別人來說,可能是做瑜珈或是上健身房運動。」他說,「就我而言,彈20分鐘鋼琴也有一樣的效果。」神經科學家杜蘭(Ray Dolan)解釋,每當魯斯布里爵彈鋼琴,他的大腦就從過度工作的狀態解放,對身心都有益處。除了這些好處,更重要的是彈鋼琴本身的快樂。我決定重拾鋼琴,是受到街頭藝術家傑蘭(Luke Jerram)計畫《彈我,我屬於你》(Play Me, I’m Yours)的鼓勵。這項計畫2009年在倫敦啟動後大受歡迎,現在全球各地都有城市起而仿效。帕爾罕說:「鋼琴凝聚人群的效果很棒,就算你只能彈最簡單的旋律。」「很多成年人只怕彈得不夠好,就不敢重拾樂器,令我很傷心。他們不會這樣思考運動,就算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安迪‧莫瑞或貝克漢,也會繼續打網球、踢足球,我想發起一場運動,彈就對了!(just do it!)」 - See more at: 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75196&from=line#sthash.P9bcCqOZ.dpuf
不少人小時候都曾學過鋼琴,因學業或其他事情被迫中斷,長大後想重新品味旋律從指間流瀉的美好,又近鄉情怯,覺得大人學鋼琴很不好意思。其實長大後重學鋼琴你會有不同的感受,不但更能享受音樂作伴,也更懂得用琴音表達自己的思緒與情感、紓解壓力、集中精神,感受演奏的單純快樂。 說到虛度青春,沒有比學鋼琴更貼切的了。我回顧小時候,記得自己多麼抗拒學鋼琴、多快放棄鋼琴,隨著年齡漸長愈來愈悔恨。為什麼我有機會的時候不好好練習?為什麼我到了30歲,還要對於再次學鋼琴感到不好意思,以及彈得不如自己8歲時、手眼不協調的屈辱?我唯一的慰藉是知道自己並不孤單。我在聽廣播時,會聽到許多人成年後重拾小時候放棄的樂器,不一定是鋼琴。《衛報》編輯魯斯布里爵(Alan Rusbridger)最近寫了一本很美的書《再次彈琴:挑戰不可能》(Play It Again: An Amateur against the Impossible,暫譯),記錄自己以56歲之齡學習蕭邦《第一號敘事曲》的經歷。他和演員西蒙羅素比爾(Simon Russell Beale)、前閣員鮑斯(Ed Balls)去年在倫敦舉辦音樂會,共演舒曼的《童年即景》。我不禁想知道,為什麼這麼多神智清醒的大人願意每天與嚴苛的音階和琶音奮鬥,問自己成人的腦袋彈性有沒有辦法學習、記憶有史以來最複雜的樂譜?「這是一種沛然莫之能禦的熱情,不只是對音樂,也是對挑戰。」魯斯布里爵的鋼琴老師帕爾罕(Lucy Parham)這麼說。「挑戰是永恆的,你總能找到更難的樂曲,總能提高音樂的層次,永遠不會結束。你也會發現,鋼琴是你的朋友,它永遠在那裡。」「隨著年紀成熟,鋼琴也更重要。你可以透過自己的語言,用鋼琴表達的事物,變得無比重要。」英國演員兼導演山謬威斯特(Samuel West)感受至深,他最近重新給自己買了一架「適合的」鋼琴,30年來首次每天練琴。「成為大人後,你對自己的情緒掌握得更好,更能用音樂來表現內涵。」「只要彈奏一小段樂曲,我就更能聽見自己的內心,也更會表達自己。這是成熟的用處,也是純然的快樂。」威斯特的目標是盡量不看譜學會彈奏巴哈的哥德堡變奏曲。「哥德堡變奏曲既簡單又困難,複雜到足以讓我彈到過世。」威斯特說:「雙手的記憶能力令我吃驚。你小時候當然學得很快,手更靈巧,會覺得簡單很多。長大後,不管你做哪種體能運動都會覺得有些沮喪,但這是值得的。學習自己想學的樂曲,教導自己,真的很令人滿足,儘管手指很廢。」帕爾罕說,鋼琴不像小提琴或大提琴,你只要敲擊琴鍵就會出現聲音,不大需要找音、調音。小時候你學音樂,是因為媽媽希望你學,但當你變成大人、自己想學鋼琴後,你是付出自己辛苦賺來的錢和時間去學習。帕爾罕指出,鋼琴很紓壓。她有一名學生是銀行家,常常得出差,卻在學出名難彈的舒伯特奏鳴曲。「他搭飛機時不是閱讀數不完的電子郵件,而是把樂譜下載到iPad裡研究。他愛死了學琴。」魯斯布里爵說,彈琴會讓你進入心如止水的狀態。每天他上班前會彈一小段鋼琴,這讓他能夠一整天都維持活力和專心。「對別人來說,可能是做瑜珈或是上健身房運動。」他說,「就我而言,彈20分鐘鋼琴也有一樣的效果。」神經科學家杜蘭(Ray Dolan)解釋,每當魯斯布里爵彈鋼琴,他的大腦就從過度工作的狀態解放,對身心都有益處。除了這些好處,更重要的是彈鋼琴本身的快樂。我決定重拾鋼琴,是受到街頭藝術家傑蘭(Luke Jerram)計畫《彈我,我屬於你》(Play Me, I’m Yours)的鼓勵。這項計畫2009年在倫敦啟動後大受歡迎,現在全球各地都有城市起而仿效。帕爾罕說:「鋼琴凝聚人群的效果很棒,就算你只能彈最簡單的旋律。」「很多成年人只怕彈得不夠好,就不敢重拾樂器,令我很傷心。他們不會這樣思考運動,就算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安迪‧莫瑞或貝克漢,也會繼續打網球、踢足球,我想發起一場運動,彈就對了!(just do it!)」 - See more at: 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75196&from=line#sthash.P9bcCqOZ.dpuf
不少人小時候都曾學過鋼琴,因學業或其他事情被迫中斷,長大後想重新品味旋律從指間流瀉的美好,又近鄉情怯,覺得大人學鋼琴很不好意思。其實長大後重學鋼琴你會有不同的感受,不但更能享受音樂作伴,也更懂得用琴音表達自己的思緒與情感、紓解壓力、集中精神,感受演奏的單純快樂。 說到虛度青春,沒有比學鋼琴更貼切的了。我回顧小時候,記得自己多麼抗拒學鋼琴、多快放棄鋼琴,隨著年齡漸長愈來愈悔恨。為什麼我有機會的時候不好好練習?為什麼我到了30歲,還要對於再次學鋼琴感到不好意思,以及彈得不如自己8歲時、手眼不協調的屈辱?我唯一的慰藉是知道自己並不孤單。我在聽廣播時,會聽到許多人成年後重拾小時候放棄的樂器,不一定是鋼琴。《衛報》編輯魯斯布里爵(Alan Rusbridger)最近寫了一本很美的書《再次彈琴:挑戰不可能》(Play It Again: An Amateur against the Impossible,暫譯),記錄自己以56歲之齡學習蕭邦《第一號敘事曲》的經歷。他和演員西蒙羅素比爾(Simon Russell Beale)、前閣員鮑斯(Ed Balls)去年在倫敦舉辦音樂會,共演舒曼的《童年即景》。我不禁想知道,為什麼這麼多神智清醒的大人願意每天與嚴苛的音階和琶音奮鬥,問自己成人的腦袋彈性有沒有辦法學習、記憶有史以來最複雜的樂譜?「這是一種沛然莫之能禦的熱情,不只是對音樂,也是對挑戰。」魯斯布里爵的鋼琴老師帕爾罕(Lucy Parham)這麼說。「挑戰是永恆的,你總能找到更難的樂曲,總能提高音樂的層次,永遠不會結束。你也會發現,鋼琴是你的朋友,它永遠在那裡。」「隨著年紀成熟,鋼琴也更重要。你可以透過自己的語言,用鋼琴表達的事物,變得無比重要。」英國演員兼導演山謬威斯特(Samuel West)感受至深,他最近重新給自己買了一架「適合的」鋼琴,30年來首次每天練琴。「成為大人後,你對自己的情緒掌握得更好,更能用音樂來表現內涵。」「只要彈奏一小段樂曲,我就更能聽見自己的內心,也更會表達自己。這是成熟的用處,也是純然的快樂。」威斯特的目標是盡量不看譜學會彈奏巴哈的哥德堡變奏曲。「哥德堡變奏曲既簡單又困難,複雜到足以讓我彈到過世。」威斯特說:「雙手的記憶能力令我吃驚。你小時候當然學得很快,手更靈巧,會覺得簡單很多。長大後,不管你做哪種體能運動都會覺得有些沮喪,但這是值得的。學習自己想學的樂曲,教導自己,真的很令人滿足,儘管手指很廢。」帕爾罕說,鋼琴不像小提琴或大提琴,你只要敲擊琴鍵就會出現聲音,不大需要找音、調音。小時候你學音樂,是因為媽媽希望你學,但當你變成大人、自己想學鋼琴後,你是付出自己辛苦賺來的錢和時間去學習。帕爾罕指出,鋼琴很紓壓。她有一名學生是銀行家,常常得出差,卻在學出名難彈的舒伯特奏鳴曲。「他搭飛機時不是閱讀數不完的電子郵件,而是把樂譜下載到iPad裡研究。他愛死了學琴。」魯斯布里爵說,彈琴會讓你進入心如止水的狀態。每天他上班前會彈一小段鋼琴,這讓他能夠一整天都維持活力和專心。「對別人來說,可能是做瑜珈或是上健身房運動。」他說,「就我而言,彈20分鐘鋼琴也有一樣的效果。」神經科學家杜蘭(Ray Dolan)解釋,每當魯斯布里爵彈鋼琴,他的大腦就從過度工作的狀態解放,對身心都有益處。除了這些好處,更重要的是彈鋼琴本身的快樂。我決定重拾鋼琴,是受到街頭藝術家傑蘭(Luke Jerram)計畫《彈我,我屬於你》(Play Me, I’m Yours)的鼓勵。這項計畫2009年在倫敦啟動後大受歡迎,現在全球各地都有城市起而仿效。帕爾罕說:「鋼琴凝聚人群的效果很棒,就算你只能彈最簡單的旋律。」「很多成年人只怕彈得不夠好,就不敢重拾樂器,令我很傷心。他們不會這樣思考運動,就算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安迪‧莫瑞或貝克漢,也會繼續打網球、踢足球,我想發起一場運動,彈就對了!(just do it!)」 - See more at: 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75196&from=line#sthash.P9bcCqOZ.dpuf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鍵君 的頭像
大鍵君

卡西歐音樂中心

大鍵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