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處 吳昭良 - Chao-Liang Wu 老師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violinwoody/posts/683868098442059

台灣省彰化市人 。自幼習琴,曾師事趙永男、林文也、Wihelmi(柏林音樂院教授)、Berl Senovsky等。1984年榮獲台灣區音樂比賽小提琴組第一名。1989年取得國立藝術學院小提琴演奏學士學位,期間師事黃輔棠、簡名彥。1994年取得波士頓新英格蘭音樂學院小提琴演奏碩士學位,期間師事Michele Auclair(巴黎音樂學院教授)、Eric Rosenblith,並隨Walter Trampler、Eugene Lehner、Louis Krasner,Borromeo String Quartet習室內樂。1984年起,先後與徐頌仁教授、亨利.梅哲(台北愛樂指揮)、Richard Hoenich(新英格蘭音樂院教授)修習指揮。
 

許多時候,我們與學生或是家長們談起學生的進度,經常會聽到一個情形,就是學生自己或家長覺得我或孩子很認真啊,可是為甚麼總是很難達到令人滿意的成果,經常讓授課老師嫌琴沒練好、或是演奏成效老是不佳。我相信,只要本身具備相當經驗與能力的老師,都很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,在這裡,請容我試著用文字來說明我的觀點。歡迎老師們也不吝分享你們寶貴的視野。

在教學的經驗中,經常碰到學生或家長會強調:每天該練習多久?或是:我要練習幾次才足夠?這類型的問題,實務上,我們也看到不少老師喜歡在琴譜上寫上 '練10次'、或是 '練20次' 等等要求。當然,這樣的要求是必要的,畢竟在學生自我要求尚未建立起來時,由老師或家長等外在力量來要求練習的分量 - 不論是時間或是次數 – 都是不得已的必須。但是,假使自己已經開始有自我提升的想法與要求時,還停留在這種『以量代質』的要求,顯然就是大大的問題,以下,試著提出幾種練琴常見的壞習慣,有些是自己以前、現在常犯的,有些是經常看到學生容易犯的,都一併提出,也算是一種自我檢討與分享。

 

1. 用時間、次數衡量練習的份量:上面簡單提到了,這個是最最基本的壞習慣,卻又是許多教學上不得不的要求。面對素行不良的學生,包括我自己教學在內,都只能不得已的祭出這個要求,然而,自己非常清楚,學生不用心,練多少次都沒有用。因此,把這點列為第一點。很簡單的道理,我常常提醒學生,100次錯誤的練習,不會讓錯誤變成正確,不論是心態、觀念或是技術上的錯誤都相同。雖然有人說謊話說100次就變真的,其實它還是謊話,只是有人信了而已,但在演奏上不會如此,唯一把它當真的人只有你自己。更糟糕的是,練習了100次錯誤後,你習慣了錯誤的演奏方式,進而接納錯誤的結果把它當真,然後就是災難。縱使稍微幸運,100次之後,你碰巧演奏了一次正確的,你很高興地以為『我會了』!隔天再練習、演奏時,你會演奏成正確的機率,其實還是趨近於零。所以用次數或是時間來衡量練習份量,只有在不得已的時候才做這樣的要求,並要盡早脫離這樣的練習模式。記得,練習時是錯誤的,結果不會變正確,只有正確的練習,結果是正確的。

 

2. 從頭到尾練習法:很多人練習的時候總是把曲子從頭走到尾,碰到有問題的地方,衝撞兩三次,衝過了就繼續往下演奏,到底後,再次練習又是從頭到尾走一次。這種練習法跟上述的第一點的方法一樣糟糕。不是只有樂器演奏的人有這個問題,實務上,許多指揮也同樣犯這樣的問題,對有經驗的樂團而言,這種指揮不嘛是浪費時間、或根本就是在混時間。同樣的,自己練琴時,若是不能確實掌握分段、分句、分問題等等有效率、以 "解決問題" 為目的的練習法,從頭走到尾,只是讓自己 "自以為曲子很熟" 而已。每次都從頭到尾演奏,與從來沒有從頭連貫演奏,都是很糟糕的習慣。該如何分段練習、分段整合、完整演奏的不同階層練習進度,是需要用心學習的。

 

3. 把豆芽菜當作五線譜的全部:這是另外一個現實的問題,樂理課、和聲課、音樂史課......等等,在多數音樂班系學生的眼裡,只不過是學校功課的一部分,為的是期末成績,而不是學以致用的必要工具。經常,除非一再提醒,樂譜上除了豆芽菜 - 符頭、符幹 - 所謂的音符外,構成五線譜的其他元素:拍號、速度、表情、和聲、曲式......,一概視而不見,甚至連休止符也眼不見為淨。稍有認識的,都知道西方五線譜,雖然不可能完美記載作曲家每個思維細節,但卻是相對最有效率、最科學的記譜法了,而要讓五線譜確實發揮效用,讓你的練琴能進入實質意涵,途徑就是學會進去樂譜裡面的蛛絲馬跡 – 能夠充分解讀譜上的記載,才是真正『照譜演奏』的意涵。音符組成的元素、節奏的模式、樂句的起承轉合、和聲與力度張力間的關係.....等等,這些在有經驗的老師指導時,都會帶入的細節,更需要在練琴時學習長大、獨立思考這等問題的存在,並融入練習時解決的要項。許多時候,表面上似乎是技術難以解決的問題,卻常常是因為音樂內容思考、或是對基礎樂理的誤解造成。

 

4. 過度迷信慢速練習:我提這點有些危險,未加以解釋前或許會有老師們不贊同。一般所謂的『慢練』,指的是有耐心、不趕進度的慢練,我曾經專文解釋過。這裡指的是放慢速度的練習。必須先強調,放慢速度練習是極為重要、必要的練習方法,但卻是經常看到學生毫無意義的慢練、毫無效率的慢練,這時,慢練反而就是另一種浪費時間的練習法。慢練最重要的意義,是熟悉、看清楚細節並解決問題。在分析、解決問題後,經過適度嫻熟的複習後,必須試著回到原速度練習 - 或許需要逐漸提升、甚至在遭遇困難後再度退回慢速。因為,從生理、心理機能去體會,慢速度與快速度的反應、問題經常是不同的,有些問題,光靠慢速度是無法達成的,因為當你速度加快後,你的身、心根本無從反應起。F-1 賽車都需要慢速熟悉場地,但是要掌握的,卻是高速過彎、超車的能力,而這種反應卻是不可能從慢速練習中得來。所以,這點要非常小心的理解、應用,沒有慢速練習的耐心是肯定不對,誤以為慢速練習可以解決所有問題,也是浪費時間。或許應該說,兩者間的平衡越快掌握,你練習的效率就越佳。

 

5. 份量過度與份量不足同樣不好:懶惰的學生當然怕練習太少,但是認真的學生卻怕練習過度。練習太少一定演奏不好,練習過多卻可能根本無法演奏 – 因為你受傷了、再也不能碰樂器。這點很嚴肅。我在美國念書時,每天都固定自主練習四個鐘頭,包括周末、聖誕節、新曆年與農曆年。還不包括白天可能已經經過三個鐘頭樂團排練、兩、三個鐘頭室內樂排練等,一天下來,拉琴的時間超過九個鐘頭是經常可見。就綜合意見而言,鋼琴一天最高可以練琴達八個鐘頭,但是小提琴卻少有人建議練習超過四個鐘頭,這當然與演奏姿勢有極大的關係。有一天,我從琴盒子裡準備拿起琴弓,突然間右手肩關節一陣痠痛,整隻手軟垂而下,連空手都無力提起,還好弓子根本還在盒子裡沒有掉出來損壞。我休息了三天,才得以開始恢復練習,這也是我念研究所時唯一休息的三天。
話說回來,練習份量若是不足,所練習的內容根本還不足以成型就休息,那當天的練習根本白費。有經驗的人都可以感覺到,今日縱使練到七十分,隔日練琴肯定會回彈相當的程度,因此,每日足夠份量的練習,才足以保證隔日反彈後的程度,能夠足夠保證相當程度的進展。因此,掌握不多、不少,適量的練習份量,是極為重要、個人化的課題。

 

6. 分不清楚練習與演奏 『Play vs. Practice』:很多學生上課時,我都會跟他們說,聽起來你不是沒練,但是你在家都是練爽、練自嗨的。學生在家裡、琴房自主練習,少了鞭策與要求,經常陷入一種自以為是的狀態,覺得自己就是海飛茲、帕爾曼 (真的,我碰過一個學生,跟我說他十年可以超越海飛茲,我跟他說,縱使你真的拉得比他好,你也超越不了他,因為他已經死了:年代不同啊)。從好的一面來看,學生這時候的演奏,極有可能是最真心、最有熱忱、最揮灑自如的,因此,偶而有這樣的感動其實無可厚非,但要是經常、甚至每天練琴都這樣,可想而知問題就大了。
相對的,有的人到上台表演了,卻還是像是練習般的綁手綁腳、把自我要求在此時發揮的淋漓盡致,拼命在心裡面自我檢討這裡不好、那裏有缺失,雖然好笑,卻是常見的事實 (部分狀態,我在 "談緊張" 一文中有提過)。所以,除了真正的練習外,演奏也是需要練習的。除了練習練習,你也要練習演奏。 Play Practice,and Practice how to Play. 要麻煩請精通英文的朋友幫我修正這句子了。

 

7. 只有夢想,沒有理想:跟練習沒有直接關係,卻碰過不少學生練習時,解決問題的時間少,做白日夢的時間多。佔著琴房空間、浪費自己時間,卻是沒有練到任何東西。我曾有個讓我頭大的學生,明明能力很強,除了經常讓我覺得有上述自嗨的練習模式外,經常感覺到它是忙著經營夢想多於實踐理想,整個學期幾乎毫無進度,捯學期末曲子突然練完考試範圍、合好伴奏,我卻根本還沒時間修正、糾錯,他已經急著要拉下一手新曲子了。另外早年也碰過一個,屢次上課結果都極為糟糕的情形下,雖然明知他的程度不好,不勉強程度,但起碼他要對自己有所交代,因此鼓勵性質的問她,你學琴有沒有理想、夢想啊?他說:有啊,我希望可以向老師這樣,可以在全世界各地巡迴演奏!媽呀!我跟他說:有夢想很好,但要練琴才能實現啊,做夢是不可能的啊!

 

這篇文章要分享的,不是甚麼重大的練習秘訣,只是一些多年的觀察與檢討,希望藉由這個分享,讓大家都可以更容易享受練習後辛苦的喜悅。除了上述內容,應該還有各種形形色色的問題,除了有機會再加以補充外,也歡迎各位先進們寶貴的經驗分享與指教。

創作者介紹

卡西歐音樂中心

大鍵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